2022最后的道别:送别天堂的贝利告别欧冠的C罗

这话不独拿来送别贝利,同样适合告别C罗。葡萄牙人经历了曝料、辟谣、官宣,最后还是扛不过年老力衰乏人问津的现实,转道去沙特颐养,安乐地度过自己职业生涯的暮年。自然之理,到底不是人的主观意向可以抗拒。

贝利的老去和C罗的离开,事先其实都已有先兆,球迷们心中也早有准备。世界杯期间媒体就曝过球王病势日沉的消息,其家人内心也早接受,否则也不会有接他出院欢度圣诞的想法——大意是想全家团聚陪他最后一个节日。最后被医生劝阻没能成行,也间接说明贝利最后的生命给养已经离不开医疗器械。

这种等待老去的残酷,放在贝利这样的球坛先驱者身上,难免会让球迷心生感慨。很多人没有完整见证过贝利的比赛,却不可能忽视他为这项运动拓出的影响力。广泛流传的那个贝利宽慰老父誓夺世界杯的故事未必确实,却真实反映了那个年代巴西人的内心崩溃——足球王国的精神骄傲和现实成绩不对等,一度让黄衫球迷很是受伤。

贝利挽救了桑巴足球的骄傲,那个决赛之后趴在队友怀里痛哭的画面,代表了争冠压力终于得到释放,巴西举国上下何等如释重负。更何况此后贝利带来的荣誉一而再三,巴西人永久持有了雷米特金杯,足球王国的名号从此再无任何争议。

贝利之前,巴西人为金杯等待了28年;贝利之后,桑巴足球和世界杯又有长达24年的疏离。送别贝利,既是送别一个属于足球的伟人,也是告别一个足球从蒙昧走向成熟的时代。“没有贝利,人们不会对足球和巴西这个国家抱有如此大的热情。”生命会老去,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却可以隽永。

C罗离开的消息,同样在一个月前就已经《马卡报》曝光,去向和如今别无二致:沙特利雅得。不服老的C罗不愿把沙特当作第一选择,于是矢口否认。到头来四下环顾,发现除了沙特再无更好选择,只能无奈屈就。

葡萄牙人原本的盼望是去欧冠队伍延续自己的个人数据,因为他比梅西年长两岁,已经深感时不我待。不在欧冠等一些领先梅西的核心数据上扩大优势,他和梅西之间的争斗就再无底气可以凭恃。这也是他不惜触怒曼联,和俱乐部彻底反目的根本原因。C罗希望用更多的个人价值展现来证明自己未曾老去,结果不可避免地遭遇整个市场的冷遇。自然规律的不可逆不会因人而异,强如C罗也该承认在业界眼中,他已并非当初那个无所不能的王者,不可能再要求在一支参加顶级赛事的队伍充当核心。法兰克福主动曝料说“我们拒绝了C罗”,因为总裁的要求根本就是个悖论——既然一支队伍能够进入欧洲顶级赛事16强的序列,又怎么可能抛弃既定的人员结构和战术打法,再围绕一个年已37岁的老将做核心建队?

只有沙特人不在乎钱,不在乎成绩,要的就是顶级球星的世界影响力。这一点上,利雅得有更好更宽松的环境。C罗加盟官宣半日,利雅得的社交媒体粉丝上涨几百万,这就是沙特人期待的价值——C罗的老去只是竞技层面,不是商业影响力。比起葡萄牙人加盟带来的全球关注度,沙特人的薪资支出不过九牛一毛。

媒体称C罗合同每年的总收益将超过2亿美金,当中包括工资加奖金提成,以及作为商业大使的收入。

离开曼联不是为钱,C罗说的是实话。以他的个人影响力和商业价值,他没必要因为经济收入和曼联玩这么大弯弯绕。但他没有意识到随着年岁增长,他的商业价值和竞技价值早已不对等——曼联是最后一个愿意为他的竞技价值买单的俱乐部,且当中多少还有弗格森爵士偏爱他的因由。

人总要老去,不管是在竞技场还是人生路。贝利和C罗都已经在足球世界里留下了自己永不磨灭的印记,这就已经足够。贝利的人生再无遗憾,年近不惑的C罗也终于放弃和自己较劲,转道去向一个更适合自己的环境延续生涯。2022这个年末,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