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言板]纳帅专访:99年欧冠决赛让我痛哭;我不是拜仁最贵的教练

虎扑07月11日讯 拜仁慕尼黑新帅纳格尔斯曼日前接受了《图片报》的专访。

关于自己是否是基耶萨的球迷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(笑)是的,他很不错,但也很贵,他是个好球员,我知道他很长时间了,认为他是个非常优秀的球员,他速度很快,盘带和终结能力都很强,但他的价格也非常非常高。”

关于是否不会再签下新的攻击型球员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们有四五名非常优秀的攻击型球员,如果他们都保持健康的话,那我们人就够了。”

关于格纳布里是否有可能会成为右翼卫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这不会是他最喜欢的位置,他在霍芬海姆的时候,我让他踢过几次这个位置,但在我看来,他不是这个位置上的A计划,格纳布里的位置应该更靠前一些,作为一个10号位,作为一个边锋,他在这些位置上将能够拿出最好的表现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这种是要取决于我们对手的踢法,然后他也有可能会成为右翼卫的选项,但是我不会全部34轮联赛都让他踢这个位置。”

关于拜仁慕尼黑未来5年能够拿到多少冠军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希望很多,竞争当然非常激烈,经常情况下,都会是由比赛当天的状态来决定冠军归属,所以很难进行预测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看了弗里克的告别照片,他站在那里的方式让人印象深刻,黑色的照片,全都是金银色的冠军奖杯分布在他的周围,所以我觉得未来如果这些奖杯之中的一些属于我的话,就更好了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拜仁慕尼黑的‘Mia san mia’意思是:你必须要坚信你自己的道路,不要躺在功劳簿上,而是要继续前进,保持自信,相信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实现的,展示你可以获得成功,可以赢得冠军奖杯。”

关于自己作为拜仁慕尼黑球迷最难过的时刻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作为拜仁慕尼黑球迷,最难过的时刻之一,就是1999年对阵曼联的欧冠决赛,我的父亲是个门兴格拉德巴赫球迷,所以他觉得没啥,我的兄弟和我,当年都哭累死了。”

关于自己成为世界上最贵的教练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教练一般不只是需要花费转会费,往往还有工资和奖金等等,所以我绝对不是拜仁慕尼黑有史以来最贵的教练,转会费也许更高一些,但是其他的费用肯定不是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不会去说:‘拜仁,如果你想我,我值这个钱。’如果我是个记者,我也对对此大肆报道,但即便是我只花了俱乐部50万欧,我也会压力一样大,因为我想要在拜仁慕尼黑赢得一切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们在后防线上也有顶级球员,两个新人乌帕梅卡诺和库阿西,还有卢卡斯,不幸遭遇了早上,但我对他的评价很高。”

范加尔曾说穆勒永远都有球可踢,那么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?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穆勒野心勃勃,有着很强的求胜欲望,他在欧洲杯之后非常沮丧,如果他保持健康,很少有教练能够不用他。穆勒有着出众的能力,是后卫最难防守的球员之一,他对空间的感知能力很强,他总是想要出场,并且竭尽全力,为什么我要忽视这种能力的球员呢?”

关于自己未来是否会成为国家队教练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现在才刚刚开始一个新的任务,刚上任没几天就谈论国家队工作,将会是非常怪异的,我目前是个俱乐部教练,我对此很高兴。”

关于自己在拜仁执教首秀的穿着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穿衣风格必须要和工作相匹配,现在我在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之一,我可能不会再穿着以前执教时穿过的彩色夹克了。但我也绝对不会改变自己,我会穿得干净一些,也许不再是最艳丽的的那种颜色,但肯定也不能太死板。”

虎扑07月11日讯 拜仁慕尼黑新帅纳格尔斯曼日前接受了《图片报》的专访。

关于自己是否是基耶萨的球迷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(笑)是的,他很不错,但也很贵,他是个好球员,我知道他很长时间了,认为他是个非常优秀的球员,他速度很快,盘带和终结能力都很强,但他的价格也非常非常高。”

关于是否不会再签下新的攻击型球员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们有四五名非常优秀的攻击型球员,如果他们都保持健康的话,那我们人就够了。”

关于格纳布里是否有可能会成为右翼卫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这不会是他最喜欢的位置,他在霍芬海姆的时候,我让他踢过几次这个位置,但在我看来,他不是这个位置上的A计划,格纳布里的位置应该更靠前一些,作为一个10号位,作为一个边锋,他在这些位置上将能够拿出最好的表现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这种是要取决于我们对手的踢法,然后他也有可能会成为右翼卫的选项,但是我不会全部34轮联赛都让他踢这个位置。”

关于拜仁慕尼黑未来5年能够拿到多少冠军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希望很多,竞争当然非常激烈,经常情况下,都会是由比赛当天的状态来决定冠军归属,所以很难进行预测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看了弗里克的告别照片,他站在那里的方式让人印象深刻,黑色的照片,全都是金银色的冠军奖杯分布在他的周围,所以我觉得未来如果这些奖杯之中的一些属于我的话,就更好了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拜仁慕尼黑的‘Mia san mia’意思是:你必须要坚信你自己的道路,不要躺在功劳簿上,而是要继续前进,保持自信,相信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实现的,展示你可以获得成功,可以赢得冠军奖杯。”

关于自己作为拜仁慕尼黑球迷最难过的时刻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作为拜仁慕尼黑球迷,最难过的时刻之一,就是1999年对阵曼联的欧冠决赛,我的父亲是个门兴格拉德巴赫球迷,所以他觉得没啥,我的兄弟和我,当年都哭累死了。”

关于自己成为世界上最贵的教练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教练一般不只是需要花费转会费,往往还有工资和奖金等等,所以我绝对不是拜仁慕尼黑有史以来最贵的教练,转会费也许更高一些,但是其他的费用肯定不是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不会去说:‘拜仁,如果你想我,我值这个钱。’如果我是个记者,我也对对此大肆报道,但即便是我只花了俱乐部50万欧,我也会压力一样大,因为我想要在拜仁慕尼黑赢得一切。”

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们在后防线上也有顶级球员,两个新人乌帕梅卡诺和库阿西,还有卢卡斯,不幸遭遇了早上,但我对他的评价很高。”

范加尔曾说穆勒永远都有球可踢,那么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?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穆勒野心勃勃,有着很强的求胜欲望,他在欧洲杯之后非常沮丧,如果他保持健康,很少有教练能够不用他。穆勒有着出众的能力,是后卫最难防守的球员之一,他对空间的感知能力很强,他总是想要出场,并且竭尽全力,为什么我要忽视这种能力的球员呢?”

关于自己未来是否会成为国家队教练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我现在才刚刚开始一个新的任务,刚上任没几天就谈论国家队工作,将会是非常怪异的,我目前是个俱乐部教练,我对此很高兴。”

关于自己在拜仁执教首秀的穿着,纳格尔斯曼表示:“穿衣风格必须要和工作相匹配,现在我在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之一,我可能不会再穿着以前执教时穿过的彩色夹克了。但我也绝对不会改变自己,我会穿得干净一些,也许不再是最艳丽的的那种颜色,但肯定也不能太死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