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塔尔和沙特资本直面交锋!安排死亡之组还是欧足联会玩

9月1日凌晨,2023-2024赛季欧冠小组赛抽签揭晓。作为历年抽签保留节目,“死亡之组”主旋律由此前的老牌强队互掐,变成了海外资本内卷。

云集巴黎圣日耳曼、多特蒙德、AC米兰、纽卡斯尔联的F组,注定让卡塔尔、美国和沙特资本“既分高下,也决优劣”。

身为小组赛风暴眼,F组从巴黎圣日耳曼落位之际,面沉如水的纳赛尔,在目睹AC米兰和纽卡斯尔落位后神情愈发凝重。

比起成功逃生的巴萨,从小组赛到淘汰赛没抽过几次好签的巴黎,才是自带“死亡体质”。

AC米兰是典型的北美职业体育玩法,今夏出掉十年核心托纳利,但“极限一换八”塑造了一支更具深度、更有侵略性的红黑军团。

几乎有沙特国家背书的纽卡,则以连续两季“只选对的,不买贵的”,一举从保级泥淖升入前四。

强队扎堆,自然免不了故人相逢。最唏嘘故人不复的,首推AC米兰,他们不但要直面2年前自由身出走的唐纳鲁马,还要理顺重逢托纳利时的情绪。

兜兜转转重返法甲的登贝莱,面对当年以罢训要挟转会的旧主大黄蜂,恐怕也要硬着头皮直面伊杜纳信号公园的嘘声。

尽管本组形势看似犬牙交错,各队均有出线机会,但以近几个赛季欧冠死亡之组的发展轨迹,末轮生死时速恐怕只是球迷一厢情愿。

2017-2018赛季,热刺、皇马、多特同组,结果前两队分别拿到16分和13分早早上岸;2018-2019赛季,巴萨、热刺、国米和埃因霍温同组,结果红蓝军团4胜2平,打出了迄今欧冠尚有统治力的一季。

2021-2022赛季利物浦、马竞、波尔图和AC米兰的阵势绝对唬人,但利物浦拿满18分;上赛季,拜仁、国米、巴萨和比尔森胜利的C组,也见证了德甲巨人全胜通关。

按照这个定律,F组至少将有1队不为出线烦恼,但这个幸运儿落到谁头上,实属未知。

在梅西和内马尔相继离开后,单核带队的“姆总监”无论明年夏天是去是留,都必须在欧冠尽早正名,尤其在上赛季末轮小组赛意外翻车,被本菲卡取走头名后,身为球队头牌的他,等不起了。

上赛季拜仁惊险卫冕德甲谁最高兴?巴萨必须有姓名,因为这意味着同为欧冠第一档球队的他们,将至少在小组赛中避开克星。

过去两个赛季,巴萨在欧冠小组赛举步维艰,几成提款机,被本菲卡和国米羞辱不说,面对拜仁毫无还手之力,只有挨打之功。

但此次抽签先据天时,又有人和襄助——负责分配各档球队组别的,乃是巴萨名宿阿比达尔,戴着一条红蓝领带出现在抽签台上的他,把对老东家的庇佑发挥到了极致。

从第二档抽出波尔图开始,相继落位的顿涅茨克矿工和安特卫普,意味着巴萨甚至找不到一支五大联赛对手——这甚至不是欧冠级别的分组,放在欧联杯,都难称死亡之组。

尽管眼下阵容仍四面漏风,压哨签约和杠杆注册还要费心劳力,但说一千道一万,巴萨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——当然,以他们2年前对垒本菲卡时的弱势表现,不时制造冷门的波尔图,也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。

巴萨成功避险,也是此次西甲整体签运的缩影:皇马虽然掉到第二档,但同组的布拉加和柏林联合当可轻松拿捏,而以他们面对意甲球队时的强势表现,刚换帅的那不勒斯似乎也很难阻止皇马。

塞维利亚虽然一向志在欧联而非欧冠,但面对阿森纳、埃因霍温和朗斯,西甲垫底的他们也不至于就此断然放弃。

过去几个赛季没少被强敌蹂躏的马竞,同组三个对手都是同档次中游,而时隔10年重返欧冠的皇家社会,以第四档身份逃开死亡之组,已是莫大胜利。

一二档抽签结束,同在A组的两队到场高层脸色都迅速涨红,只不过此后哥本哈根和加拉塔萨雷相继进组,才让死亡气息逐渐平息。

自1999年决赛被惊天大逆转后,双方迄今11次交锋,德甲巨人4胜5平2负占据上风,在淘汰赛对垒曼联,全都是胜出一方,哪怕2009-2010赛季老特拉福德那场跌宕起伏的2比3输球,也不妨碍他们凭借客场进球跻身决赛。

不过,双方上次交锋已是10年前的旧事,拜仁在1/4决赛两回合4比2淘汰曼联,这也是后弗格森时代,红魔欧冠的最佳表现,无论主帅是莫耶斯、范加尔、穆里尼奥还是索尔斯克亚,八强已是曼联欧冠征战的天堑。

此后曼联战绩起伏不定,淡出顶流,和拜仁交锋机会寥寥,而今,物是人非的两队相遇,着实令人唏嘘满满。

硬要说两队有啥联系,恐怕仍绕不开凯恩。在今夏转投拜仁之前,红魔曾竞逐凯恩持续造势,但始终未曾真正下场推进交易。

曾几何时,无数曼联球迷曾梦想凯恩“在老特拉福德踢欧冠”,如今这一目标终于达成,但凯恩的身份,却是拜仁球员。

而相比于F组的土豪游戏,沧桑的“魔仁决”未必好看,但绝对吸睛。正如在两队都有效力经历的施魏因斯泰格所言:“对我来说,这是完美的分组了,我现在只期待这两场比赛。”